清華醫學院研究團隊: 抗新冠病毒疫苗研制預估需兩三個月

(本系列均為南方周末、南方人物周刊原創,限時免費閱讀中)

“從我們以前的經驗來看,這個病毒疫苗研究起來相對簡單,它肯定比抗艾滋病病毒疫苗那個要簡單不少。”

“每個疫苗有它的優點和弱點,研發時間各有長短,有的可能宣稱是在1個半月之內研發出來,久的可能需要3到6個月。”

目前研究仍受物流、交通等不利因素的牽制,原材料、樣本等傳遞速度受影響

除奮戰在一線的醫護人員外,抗擊新型冠狀病毒的科學陣地后方,是全國各地無數實驗室和研究人員的夜以繼日。科學界對于新型冠狀病毒的研究進展到什么地步了,是否有突破?被殷殷期盼的疫苗和相關抗病毒藥物,還有多久能面世?

在百忙之中,清華大學醫學院教授張林琦接受了南方人物周刊的采訪,介紹了目前國內對疫苗研究的進展和預判。

張林琦(右二)與學生在一起圖/清華大學微博

張林琦清華大學醫學院教授,北京協和醫學院兼職教授,清華大學艾滋病綜合研究中心主任,全球健康與傳染病研究中心主任,致力于艾滋病等人類重大病毒性傳染病的致病機理、抗病毒藥物抗體和疫苗研究

人物周刊:您的團隊正在研究抗新型冠狀病毒相關的疫苗,能介紹一下你們的研究工作嗎?

張林琦:對,其實我們清華大學實驗室對冠狀病毒的這種抗體的反應,以及疫苗涉及方面有不少經驗了,我們在研究SARS和MERS這方面做出了一些成績。所以當這個病毒發現后,我們團隊也開始了這方面的研究。

我們希望發現一些可以阻斷病毒進入細胞人體的抗體,這種抗體實際上就是可以作為一種藥物來阻斷病毒進入。當然,最最重要的,就是要研發有效的疫苗來誘導體內產生抗體,然后阻斷病毒進入到細胞。在這方面,我們利用了前期的知識,把病毒表面蛋白的結構和功能進行系統分析,現在正在利用這些信息來研發疫苗,希望能在近期能有一些成績,進入工業化生產,然后進入臨床結構。

人物周刊:現在有突破的苗頭嗎?還是仍在探索階段?

張林琦:現在在實驗室的構建階段,從我們以前的經驗來看,這個病毒疫苗研究起來相對簡單,它肯定比抗艾滋病病毒疫苗那個要簡單不少。

人物周刊:比抗艾滋病病毒疫苗簡單?

張林琦:對,因為艾滋病病毒本身變異很大,所以研發起來很難。這個病毒本身變異不是那么大,并且大多數感染者能很快地恢復,所以人體內可以產生比較強的免疫反應。這種情況下,我覺得構建針對這類病毒的疫苗,把握性和時效性,效率會比較高。咱們國內很多單位,包括各個大學、研究機構,還有企業,都在開展研究,我覺得還是很有希望的。

人物周刊:您覺得能對這個時間作大概的估計嗎?

張林琦:現在研發疫苗有很多種,比如國內有滅活疫苗、重組抗原疫苗、核酸疫苗等。當然每個疫苗有它的優點和弱點,研發時間各有長短,有的可能宣稱是在1個半月之內研發出來,久的可能需要3到6個月。無論在新的技術還是新老技術結合的基礎上,這些疫苗在工業化生產前一定要在動物試驗上有一定的安全性,在這個前提下才能進行人體試驗,這本身就需要一個過程。

我們當然希望越快越好,我們也利用一些新技術、新方法,使研發進程大大縮短。最快的現在宣稱有40天的,我看前兩天同濟大學他們就宣稱40天。如果40天能做出來,那很棒了。我們也希望越快越好,但是我們團隊肯定要比40天長一些。

從我們知道的情況來看,還是有很多的新技術,(我預估)兩三個月吧,如果如預期,很好展示了它的可持續性和效果,馬上進行實際的人體試驗,對預防治療的安全性和有效性都做一個很好的評估。

人物周刊:根據目前得知的狀況,感覺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播性會比SARS病毒要強,但是致命性、致病性稍微弱一些,通過你們的研究,能夠證實這樣的說法嗎?

張林琦:其實我們在這方面的知識和判斷,還是基于現在所報的那些數字來看的。確實這個病毒的傳播性比較強,也就是一個多月的時間(就達到當時SARS傳播的數量),當時SARS用了幾個月的時間。當然因為氣候、春運這些因素,跟當時的情況不一樣,但不管怎么樣,從絕對數字來看,確實顯現了它的傳播能力,要稍大于SARS。

但是致病性,我覺得也顯示了比SARS弱的這些特點。我們現在有一個不清楚的點,就是評估它的致病性或者致命性,這都是非常快速發展的一個狀況,我們無法判定到底多少人感染了,感染了之后多少人死亡。因為什么?因為我們這個分母確實很難把握。現在多少人被感染了?多少人去醫院就醫了?多少人被診斷確診了?多少人真正感染之后死亡了或者恢復了?這些數字都是不準確的數字。但是從已報的數字來看,的的確確這個病毒的傳播很強,但是它的致病性又不如SARS那么強,這只能說是一個大概的感覺。整個流行病還是在時時發生變化,具體還需要科學研究的結果來判斷和佐證。

新型冠狀病毒電鏡照片圖/中國疾控中心網站

人物周刊:清華醫學院研究團隊從什么時候開始對這個疫苗的研究?

張林琦:我們對冠狀病毒,這幾年一直在開展研究,包括我自己的實驗室,還有王新泉老師的實驗室,向燁老師的實驗室。我們也做了很多關于2003年SARS的研究、MERS的研究,主要是研究病毒表面蛋白進入細胞的結構生物學特點是什么。

病毒進入細胞的特點很重要,這一點研究清楚了,就可以阻斷它進去,研發疫苗來誘導免疫反應阻斷病毒進入細胞。在過去幾年里,我們一直在研究冠狀病毒的這些免疫反應。我們實驗小組還開發了非常好的抗MERS疫苗,這個疫苗可以保護動物百分之百不得病。這方面我們積累了很多的經驗。

武漢發現的新型冠狀病毒的基因序列一公布之后,我們就馬上開始進行分析、合成,現在的研究方向,一個就是疫苗的研發,還有一個是要研究這些新型病毒同過去的SARS和MERS結構功能特點有什么差異、共性、特性。這些對我們研發相關的藥物會起到重要的指導作用。我們還有其他開展臨床研究的,特別是在感染過程中有些病人表現出什么樣的免疫反應過程,為什么就會控制住這些病毒復制,可以很好地把病毒從體內清除掉,這方面的研究都在全面地展開。

我們非常有信心,通過這些天的了解,以我們前期建立的對于冠狀病毒和細胞作用、與免疫系統相互作用關系,能夠找到一些抗病毒非常強的抗體和免疫反應,對于我們的疫苗提供了很好的指導。

我們積累了很多關于疫苗的設計,以及載體的利用,新技術的應用,這些都會給我們在研發疫苗上起到很大的推動作用。

人物周刊:現在清華醫學院所有團隊以怎樣的工作節奏在做這個研究?

張林琦:我們從春節這個事發生之后,一直就沒有休息,差不多有十幾個人爭分奪秒地在做這些工作,因為十萬火急,所以前方的工作人員和負責研究的老師們都是夜以繼日地在工作。大家都在連軸轉,這個實驗今天能做的一定要做完,多晚都要做完,因為我們需要看這個結果,要不然就沒法開展下一步。現在有很多的管制,有一些不像以前那么快,但是我們仍然在全力推進研究,今年幾乎都沒有過春節。

人物周刊:“管制”是指什么管制?

張林琦:我們現在有很多快遞,比如試劑,本來第一天、第二天就可以寄來的,現在好像等了一周都沒過來,肯定是由于春節回家放假了,另外有很多交通管制,可能快遞遞送就沒有那么高效了。我們做一個實驗,需要買東西,定很多試劑。就跟我們做飯需要買菜、買肉,你要把原材料拿來,我們才能去開展實驗。所以有些定制的、合成的,還是耽誤了一些。我估計跟春節和封城的交通管制是有關系的。

新型冠狀病毒電鏡照片(放大)圖/中國疾控中心網站

人物周刊:剛剛提到你們也會針對一些病愈患者做臨床研究,去看他們體內是怎么把這個病毒給控制住的?這是怎樣的一個過程?

張林琦:對。就是他在感染過程中,他當時的免疫反應是一個什么樣的進程。因為當病毒進入到體內之后,人體肯定會有很多的免疫反應,這些免疫反應中,哪個是最核心的,就比如一群部隊里,哪個是精英部隊,我們需要把精英部隊挑出來,特別是對這些抗病毒活性比較強的抗體反應,包括抗體或者其他的挑出來,然后我們就可以在體外通過基因工程把它放大,將來作為治療或者預防用,這就是我們現在所說的生物治療方法。

我們和很多家醫院都在合作,比如北京的傳染病醫院,包括北京之外的醫院,主要是國家規定的定點醫院。這些醫院在病情的分析以及免疫反應,包括血液的分析、血象的分析、病毒的分析能夠實時和我們溝通和判斷,分析到底哪個東西是最重要的。把整個感染過程,了解清楚了,我們才能夠阻斷它,才能把好的免疫反應同時放大,然后幫助病人恢復,這方面的研究也是非常重要的。

人物周刊:我覺得這些對于公眾來說,應該都是會增強信心的一些信息,就是科學研究在做哪些事情。

張林琦:對。其實我想說的是什么呢?就是希望大家有信心。特別是現在,科學技術發展,使得我們能夠認識病毒、病毒與免疫系統的作用關系,認識它的傳播途徑,認識它的預防和治療方法,一定能夠戰勝這次的大流行。從現狀來看,希望在不遠的將來,就會出現重要的拐點,病毒傳播新發感染病人就會降下來。所以大家要有信心,要相信科技,要堅守得住。

(感謝湖南思彥文化科技有限公司為本文提供協助)

炸金花做记号的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