擔心被感染、不敢去醫院?線上問診成抗疫“第二戰場”

(本系列均為南方周末、南方人物周刊原創,限時免費閱讀中)

有武漢高校學生在線上訴說,剛和閨蜜擁抱過,閨蜜父親是醫院呼吸科的醫生,曾接觸過疑似病例,她的喉嚨有些難受,擔心感染上了。武漢協和醫院開通線上發熱門診后,一位患者一連向13名醫生提出了同樣的問題,連字都沒改一個。

在線醫療平臺目前提供的僅為輕問診,可通俗理解為咨詢和建議,不下診斷,也不開處方。陳向軍承認,線上問診是為一線的醫護人員分擔壓力,遇到有需要就診的患者,他會按照國家的引導,從社區再到定點醫院,“線下才是主戰場”。

1月26日,上海市第六人民醫院發熱門診內的醫護人員在預檢臺詢問患者病情。 (新華社記者 丁汀/圖)

30歲的武漢人林楚已經咳嗽快半個月了,他想去醫院就診,卻被發熱門診排長隊的照片嚇得不敢出門,她害怕交叉感染。2020年1月26日,有閨蜜在朋友圈轉發了某互聯網醫療平臺“線上問診”的鏈接,她抱著試試看的心態注冊咨詢。

沉寂了許久的互聯網醫療,因為武漢疫情重回公眾視線,成為抗擊疫情的“第二戰場”。平安好醫生、微醫、春雨醫生、阿里健康、1藥網……多家互聯網平臺均開通了線上發熱門診咨詢服務,讓公眾足不出戶在家遠程咨詢,避免交叉感染。

南方周末記者注意到,線上平臺重點解答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呼吸內科、感染科等相關科室的用戶疑惑,重點照顧感染人數集中的湖北省用戶。

除了互聯網企業,武漢協和醫院、武漢同濟醫院以及四川、山東等地的多家醫院也開通了線上問診。據武漢同濟醫院公布的數據,自線上“發熱門診”開通以來,截至1月27日,近四百位專家接診了共2.3萬多個問診,大大減輕了線下門診醫護人員的壓力。

湖北咨詢者最多

1月26日,武漢同濟醫院開通發熱門診免費在線服務后,收到兩千例關于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的咨詢。呼吸內科教授張惠蘭總結了網上咨詢最多的六個問題——“目前沒有出現任何不適,但曾接觸過可疑病人,該怎么辦?”“如果出現了發熱、胸悶不適癥狀,是否應該繼續在家觀察?”……

“線上咨詢的患者,來自湖北的居多。”微醫的工作人員告訴南方周末記者,根據該平臺的數據,截至1月31日上午10點,湖北省用戶累計發起6.6萬筆咨詢,內地其余30個省級行政區,平均每個省也有超過2萬的咨詢量。

有武漢高校的學生在線上訴說,剛和閨蜜擁抱過,閨蜜的父親是醫院呼吸科的醫生,曾接觸過疑似病例。她的喉嚨有些難受,擔心感染上了。

武漢協和醫院開通線上發熱門診后,一位患者一連向13名醫生提出了同樣的問題,連字都沒改一個。“雖然醫生自愿免費接受咨詢,但請把機會留給其他更需要的人。”對于這種“薅羊毛”行為,該院小兒內分泌科的一位醫生覺得很“煞風景”,但也覺得患者的焦慮溢于言表。

“目前的情況是很多湖北居民焦慮和害怕,我們通過線上安撫,舒緩他們的情緒,進行健康教育。”南方醫科大學深圳醫院耳鼻喉科主任陳向軍說。

疫情期間,和陳向軍一樣在線上接診的醫生超過萬名。截至1月28日上午10時,“平安好醫生”累計接診疫情相關問診94.8萬次。在微醫的平臺界面上,幾乎每分鐘都有來自全國各地的醫生“應援”。截至1月29日上午9點,該平臺共有近1.28萬名義診醫生,累計提供了約62萬例咨詢,平臺累計訪問量達七千萬次。

如何排除?

在疫情防控中,交叉感染成為了最棘手的問題之一。此前,每天有成千上萬患者在醫院排隊就診,很容易發生大規模的交叉感染。只有更多病人安全隔離在家,才能緩解醫院壓力,減少交叉感染,使感染率逐步下降。

但冬春季本就是呼吸道疾病的高發季節,線上如何區分癥狀是普通呼吸道疾病還是“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”?

平安好醫生此前向南方周末記者表示,平臺已經開通“新冠肺炎”問診專區,由呼吸科專家針對該疾病進行7x24小時的實時答疑,通過“3問3答”的線上咨詢預防機制,判定疑似病例,告知應對措施,避免延誤病情。

咨詢者進入“微醫”平臺頁面,首先要填寫10個問題,包括當前體溫、14天內是否有武漢旅行史、是否接觸過來自武漢的人員、是否接觸或食用過野生禽畜等。為了更好獲得醫生幫助,咨詢者還需盡可能詳細地描述病情。

“主要是文字的形式,有檢查結果的發照片給醫生,醫生初步判斷,再讓患兒家長補充相關資料。”深圳市兒童醫院呼吸科主任徐建強告訴南方周末記者。

多位醫生解釋,常見的打噴嚏、流涕癥狀并不是“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”常見癥狀。如果沒有武漢旅行史、接觸史,更有可能是普通感冒或流感、支氣管炎等。“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”以發熱、乏力、干咳為主要表現,少數伴有鼻塞、流涕、腹瀉等癥狀,重型病例大多在一周后出現呼吸困難。

“如果沒有流行病學史,發燒在38.5度以下,建議在家多喝水,平衡飲食,多吃富含維生素C的水果蔬菜,多觀察。如果出現了精神差、頭疼、渾身無力等癥狀,建議家長及時帶去醫院。”徐建強說。

不下診斷,不開處方

需要注意的是,在線醫療平臺目前提供的僅為輕問診,可通俗理解為咨詢和建議,不下診斷,也不開處方。這項操作是為了繞過2018年國家衛健委“首診不能網上進行”的規定。

當時,《互聯網診療管理辦法》規定,互聯網醫院有兩種形式,一種是實體醫療機構的互聯網醫院;二是依托實體醫療機構獨立設置的互聯網醫院。互聯網診療可以為患者提供部分常見病、慢性病復診,但不得對患者進行首診。

早前,國家衛健委醫政醫管局副局長焦雅輝曾表示,涉及醫療核心的診療業務,“對于首診的病人,絕對不可以說將來得病了,打開電腦說問問醫生怎么辦。為什么叫醫療臨床,臨床就是一定要面對面給患者提供服務”。

陳向軍承認,線上問診是為一線的醫護人員分擔壓力,遇到有需要就診的患者,他會按照國家的引導,從社區再到定點醫院,“線下才是主戰場”。17年前,他曾在SARS疫情中奮戰在一線,但這次,線上的很多年輕醫生從未遇過“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”這樣的疫情,焦慮不知所措,需要有經驗的醫生引導。

如果遇到網上判斷不了的問題,徐建強會建議家長帶孩子去醫院檢查,“線上和線下畢竟有所差別,家長提供的信息和孩子的實際狀況可能會有區別。”比如呼吸情況、紫紺、氧飽和度等,線下可以近距離評估,做體格檢查和各種檢驗。

炸金花做记号的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