長青州立學院:一個教育試驗瀕臨破產?

雇主市場的評價也不樂觀,社交媒體上的負面評價比比皆是——諸如“Evergreen不過是為他們的畢業?在星巴克打?前提供四年臨時保姆服務?已。如果我收到?份Evergreen State College畢業?的簡歷,我會毫不猶豫地扔進垃圾箱”

(IC photo/圖)

位于華盛頓州的長青州立學院(Evergreen State College)坐落于奧林匹亞城西北郁郁蔥蔥的大森林里,主校區占地1000畝。還有超過一公里長的沙灘供師生享用,除此以外學校還有一有機農場。2019年該校的總人數僅2576人,享受如此開闊空間和優美的環境,看上去像是一所高端精品學院。然而,長青州立學院從未以教學質量優秀著稱,而且已經處于瀕臨關閉的可悲境地。

長期跟蹤報道該學校的記者本杰明·博伊斯最近的評論是:“這所大學將申請破產,如果不是下一周,那么就在今年夏天結束前。”如果這一預言成真,那么長青州立學院的關閉很可能被載入史冊——那象征了一個時代的結束。

一、“替代性學院”替代了什么?

長青州立學院成立于1967年,是20世紀60年代和70年代發起的眾多“替代性學院”和項?之?。所謂“替代性學院”起源于英國的“替代性學校”,最初指針對問題學生的非傳統學校。

上世紀六十年代,全球激進化進入高潮,在文化領域高歌猛進,美國高等教育體系成為自由派重鎮,大搞“教育革新”。統稱為“實驗”的替代性學院和項?就是這波教育運動的成果。這類機構的特點是:入學門檻低;教學標準和學業考察方式不循常規,各項標準比傳統高校要寬松;學生對學校治理和決策有很高的話語權;以及對社會政治的高度參與。

顯然,“替代性學院”與英國原版的“替代性學校”已經沒有多少交集可言。本來針對有犯罪前科、身心殘疾等學習困難學生的專門教育,變成了政治的工具。其性質也從民間自主辦學轉變為公立或政府資助機構。目的也不再是改變問題學生的教育狀況,而是制造熱衷政治、積極參與社會運動的問題學生。

時至今日,絕大多數“實驗”已經關閉或回歸主流,長青州立學院堪稱碩果僅存的遺產,完整保持了“替代性學院”的風貌。贊賞者看重其特立獨行、富有行動力的革命性,批評者看來卻是教育質量低下、混亂不堪的政治怪胎。

二、奇葩高校

即便以最中立的角度審視

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

立即登錄
炸金花做记号的方法 3d福彩乐彩网 河南快三任意两码和 快三是全国统一开奖吗 中天科技股票分析 贵州快三和值单双技巧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控 上海股票代码 十一选五任一私彩诀窍 北京pk10全天计划 辽宁11选5一定牛 广西快乐十分50期 北京赛车开奖结果记录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开奖视频 贵州快三贵州十一选五 快乐12软件下载 福建快3基本走势图彩经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