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老派”編劇蘆葦其人

蘆葦近照。 (老虎廟/圖)

蘆葦習慣一天寫作八個小時,從清晨起床到下午四點。他保持著一年一個劇本的產量,最近正在寫的,是關于鋼琴家劉詩昆生平的故事片。

不過很多時候,他難以保持這樣的工作節律。在位于西安電影制片廠家屬院的老房子里,他接待著一撥撥慕名而來的拜訪者。有的來采訪,有的來尋求合作,還有的,只是為了來和他合個影。房子里亂中有序地堆放著漢代的大缸和陶俑,書架上全是畫冊和藝術史書籍,倒頗切合大部分來訪者對他的想象與期待。

蘆葦身材高大,相貌硬朗,即使年屆古稀,仍然是合影照片里最搶眼的那一個——年輕時,他經常在片場被錯認為演員。他穿圓領套頭衫,寬松綠軍褲,圓口黑布鞋。據他的好友王天兵說,他這身裝束已經有很多年,“仿佛在某個時間點上,他已做出了身心的選擇和穿著的取舍,之后再也不愿在這上面多花費任何心思了。”“在他的平凡中,流露著一種貴族的通脫。”

“一次正常的合作”

面對一次次問起《霸王別姬》“成功秘訣”的來訪者,蘆葦的回答很簡練:那是一次正常的合作。

接到《霸王別姬》的任務時,蘆葦剛寫了電影《瘋狂的代價》,陳凱歌從劇本中發現了他刻畫人物的能力,找他執筆自己的新電影。“是個關于京劇的片子”,他告訴蘆葦。

蘆葦高興地應下了。他是個戲迷,從小就愛聽戲。秦腔、山西梆子、河北梆子、福建的南戲,都聽得如癡如醉;對陜西的小戲,比如眉戶、老腔等,他不但聽,還收集,對昆曲更是鐵桿發燒友。“寫《霸王別姬》時,我覺得什么過癮我寫什么,把喜歡的唱段都往里寫”,《貴妃醉酒》和《牡丹亭·皂羅袍》就這樣被他寫進了劇本。寫到小程蝶衣的蛻變時,昆曲《雙下山》中的一句唱詞“我本是女嬌娥,又不是男兒郎”一下蹦了出來,極精簡地點出程的性別倒錯。

過戲癮之前,得先確定電影的類型。蘆葦有個職業習慣,接到編劇工作時先問投資規模。《霸王別姬》投資上千萬,在當時算得上規模驚人。蘆葦對陳凱歌說,這么大投資,考慮到資金回收的問題,電影得拍成類型片,不能太藝術太另類。

有意思的是,被公認為經典藝術片的《霸王別姬》,是蘆葦嚴格按照類型

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

立即登錄
炸金花做记号的方法 平特肖精准公式 河北快三遗漏一定牛 好运彩3开奖数据 股票涨跌计算 湖南快乐十分登录网站 最全杀肖公式 湖北11选五前三走势图 湖北11选5奖金规则 1万炒股一年最多挣多少 辽宁35选76月最新开奖结果 十一运夺金计划 广东11选5中奖查询 江西快3遗漏数据 a股上证指数 广东快乐十分是否合法 基金配资100万一年利息